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藏密真相

藏密喇嘛的无上瑜伽修行,就是修男女双身法!因此说藏密喇嘛教并非佛教!

 
 
 

日志

 
 

太虚大师全面破斥喇嘛教、西藏密宗体无完肤!  

2011-07-02 04:28:28|  分类: 大德批判藏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 虚大师当年处于佛教领袖的地位,太虚大师的年代正是民主科学与封建思想——新旧思想大碰撞大交替的年代,为了探求佛教在新时期的出路问题,故太虚大师力主改革,全力整顿僧伽制度。

太虚大师于《中国现时密宗复兴之趋势》中熟稔藏密发端宋末元初,携元朝腐朽荒淫帝王之力,快速滥传淫欲双身法(具体参考本博《盛世残阳》节选贴文),以致举国目睹其“戒律废弛,腐败已极”,从而明洪武“毅然禁传”。在西藏,亦有宗喀巴改革戒律,才残口延喘400馀年,“否则,亦断灭久矣!”。

「密 宗之概史 溯密宗(唐密)之入支那(中国)也,其最盛时,莫唐代若焉!当开元三大士来华,一时君相,礼敬如佛,尊崇之诚,弘扬之力,可谓已极!乃行世未久,忽遭武宗 之摧残,···降迄元、明之际,亦有所谓密教(藏密)者,则非複开元之旧,蒙藏红教传来之另一种耳;其异唐密,更不知相差几千万里矣!盖当时所行者,实师 承于西藏喇嘛,而斯时西藏之红教,以发思巴帝师之力,随元军远跨西欧,所至传佈,于是传之也滥而习之也杂,以讹传讹,愈趋愈非!戒律废弛,腐败已极!故迄洪武之禀国钧也,目击其弊,毅然禁传。即在西藏,明初亦由宗喀巴准教理戒律改为黄教,乃有相承至今之蒙藏密教,否则、亦断灭久矣!」 (摘自《中国现时密宗复兴之趋势》)

太 虚大师专门撰写《阅<入中论>记》长文破斥月称之《入中论》。宗喀巴最推崇月称的《入中论》,自吹自擂为黄教(格鲁巴)最究竟的「中观」,其实连三乘菩提的真实义都没搞明白。对宗喀巴等应成派中观法义的辨析破斥已有善知识完成,后面将陆续贴出,以救护众生离于邪见。

于此贴,请先看看太虚法师对密教的评价吧

《中国现时密宗复兴之趋势》中批判藏密的喇嘛不守戒律,喝酒吃肉,说:

「複次、如藏蒙喇嘛之来华传密也,形服同俗,酒肉公开,于我国素视为僧宝之行仪,弃若弁髦!提倡者迷着既深,先丧其辨别真僞是非之心。……又、世间俗人肉食则劝令茹素,而妄称为活佛之喇嘛辈,则日非杀生不饱,且谓由杀生可令解脱。呜呼!此非印度杀生祠神之外道耶?若然者,则彼喇嘛应先互相杀害以成解脱,或迷着盲从者应先请喇嘛杀而食之,何尚腼顔食息人间也?噫!长此以往,密法之真制未窥,妙果未获,而佛制祖规之尊严扫地,遗害人心,深堪危惧!」

太虚大师此一段文章,对于西藏密宗以喝酒吃肉杀生当作修行的邪见,以幽默诙谐的语气讽刺说:「如果杀生可以令被杀者解脱,那么喇嘛活佛们,应该互相杀死对方,来解脱,盲目迷信者,应该到上师那裡,请上师将自己杀死,以达到解脱的目的!」

1936年7月太虚大师为《密宗道次第论》(克主杰着)作序,太虚大师序言中明确指出:

「(密宗黄教宗喀巴)于佛所转法轮,既采《解深密经》三时之说,又以第二时为最上,显违经教,似有未妥……以《愣伽经》《华严经》等入第二法轮,尚应抉择。密续之作部、行部,可统于瑜迦部。瑜伽部亦有其统,略同东密、台密之两界。然无上部对瑜伽等三部有何统属关係?且五金刚并立,虽可以《集密》统大威德、欢喜、胜乐,但时轮又如何关摄?故似多头而缺乏统一组织。」

太虚大师又破斥黄教宗喀巴一派的「中观」邪见。

密 宗各派虽然都推崇圣龙树菩萨,尤其推崇龙树的中观学说。可是他们却不理解龙树菩萨所说的中观的意旨,因此密宗历史上出现两个中观派别——应成派「中观」、 自续派「中观」,自续派中观和应承派中观观点相左,两派都声称自己对于龙树菩萨的中观的理解是唯一正确的,因此而吵得不可开交。密宗应成派中观的代表人物 ——月称,是黄教宗喀巴最为推崇的印度应成派「中观」大师,宗喀巴亲自着书《入中论善显密义疏》讲解月称的《入中论》,乃至月称的邪着《入中论》是黄教必 学的「五部大论」中最核心的论着。月称在邪著中公开的否定佛陀所讲的唯识经典。

故据《太虚大师年谱》记载,当年法尊法师将月称的《入中论》翻译成汉文,太虚大师阅读以后,专门写作《阅<入中论>记》,对其中的错误观点进行批判,破斥月称的「中观」学说。《太虚大师年谱》如下:

(1943年)十月四日,(太虚)大师《阅<入中论>记》脱稿。月称之《入中论》,法尊于三十年译出,大师曾为删润。是论高扬中论空义而专破唯识;大师不忍唯识之被破,乃明唯识而一一反难之。评《入中论》为:「功过互见而瑜不掩瑕」

这 就是说,在民国三十二年,太虚大师的弟子法尊法师译出月称的《入中论》。在《入中论》译成汉语以前,汉地的佛教界只知道《入中论》是密宗很有着名的一部论 着,但是都不知道《入中论》所讲的内容。等太虚大师阅读《入中论》后,见月称这部「大论」,却是以应成派观点,专破世尊所说的唯识经典的;不得不连夜着作 《阅<入中论>记》,明「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之理而一一反难之。

太虚法师在文章中如是评判月称的邪着《入中论》:

「由此可见《入中论》于别大乘法亦非不具,但于台、贤所谓圆教之义,则尤逊一筹耳!」

「(《入中论》)由于大乘法契悟者咸成了义,不应仅执契一类机所说之空独为了义而摈他说,遮闭圣教诸多胜方便门。则虽能开显一派宗论义,亦将功过互见而瑜不掩瑕矣!」

「除自所宗中观论外(除月称所曲解的《入中论》以外),概谤余宗为乱造之理,如外道邪教,则应除所宗中论外更无五乘、三乘、一乘等之佛法!此种褊狭之胸襟,实出部派之恶诤……犹使中国之佛徒不习印度部诤者,竟莫能想像其何以横恶如此!习印度部诤者,乃知大毗婆娑丑诋大天具造五逆,而分别功德论则推崇为唯一菩萨,过情失实,乃其斗诤惯风;印度之佛法由此而衰灭,不足惊尤不应学也!」

「则知(月称写作)《入中》破他(世尊的唯识经典),但为舌辩游戏,无当正悟,乐着内诤,卒难独佔全胜,徒令外道乘隙,尽灭佛法,故诸佛子应不为此!」

太 虚大师在着作中明确地指责月称的《入中论》诽谤世尊的唯识经典,只是舌辩游戏,无当正悟,最终令印度的佛教毁于外道之手。密宗之徒,每每鼓吹「显教是学密 的基础」。密宗之内,最强调学习显教理论的是密宗黄教的宗喀巴,对于如是违背佛教经典的邪着《入中论》,却当作最究竟最了义的「中观」来学习,由此密宗宗 喀巴所说的「显教佛法」理论的正确性,可想而知了!

(a)『为舌辩游戏』---太虚大师在阅读了《入中论》裡面的思想,则彻底了知道,应成派中观以破斥他宗为旨,只是在作无义意的口舌诤辩戏论而已。

(b)『无当正悟』----《入中论》裡面只有舌辩而没有正悟之内容。

(c)『乐着内诤』----月称法师没有正悟的见地,只是乐着于佛教内部之斗诤譭谤而已。

(d)『卒难独佔全胜』--因此,黄教的应成派中观,以不立自宗欲破他宗的宗旨论辩论,到最后是难佔优势,无法独获全胜。

(e)『徒令外道乘隙,尽灭佛法』--这《入中论》的思想只能令外道乘虚而入,把佛法灭尽。

(f)『故诸佛子应不为此』-----由于以上几点的缘故,诸我佛弟子应不为此信受《入中论》之戏论邪见。

※月称法师的应成派中观思想继承者,有宗喀巴、达赖喇嘛、印顺、昭慧法师等人。

※※
太 虚大师享年五十九岁,故此篇虚大师在晚年五十五岁,对于月称邪师《入中论》之严厉破斥,不仅是针对自身研究唯识之立场而有所牴触,同时也是与佛经菩萨论典 有所乖离,故予以破斥,况虚大师只批判月称的《入中论》(应成派中观思想)却从不批判龙树菩萨、世亲菩萨的中观论述,此乃因虚大师见月称邪师以「中观」为 口号,但本质上却是无因论之断灭外道见之思想,如此否定大乘了义法,自然受到虚大师及我等正法弟子的破斥!是故虚大师在晚年对西藏密宗的评论,足以显示虚 大师意识到了自己早年被误导,以偈文谬讚宗喀巴之大过失,故于晚年所作之补救,如此知错能改者,令吾等学习及讚叹。
※※

太虚大师破斥密宗的「即身成佛」

(1)太虚大师在《论即身成佛》第二部分「二破谬」中,破斥密宗的「即身成佛」理论时说:

「甲、 破执定肉身之变相为即身成佛之谬。凡起种种方便,修诸善业而进趣菩提者,惟此五蕴身;起种种谬执,作一切非法而堕诸魔外者,亦惟此五蕴身,以一切施作,皆 不离乎身故。如人能由一方法修成一种禅定起神通,即可现出种种异相,若佛相、菩萨相、天魔、鬼神相等等。而传密教至日本之空海师,相传尝现毗卢佛相,于是 彼宗徒牢执此为密宗即身成佛之谬据。殊不知若定执其肉身能现佛相为即身成佛,则诸精灵妖怪亦能现此种种之神异。……可见天魔等亦能现佛相、菩萨相,若以其身现佛即是成佛,则:此魔应是佛,能现佛相故……此等谬执,溷同魔外,学佛者不可不破。」

「乙、破咒印加持各身份为即身成佛之谬密教有加持五脏六腑等身份之种种咒印,谓可使现前肉身变为金刚佛体。当修此咒印时,口诵真言,手结密印,心观字种,加持一一身份。然由此令想见此身是法界诸法聚,而法界诸法亦不外我身,固未尝非一观行方便,若即执定此身已非凡体,已成为佛——即身成佛,则为谬执。」

(2)太虚大师于民国二十三年在灵隐寺演讲时说:
「密宗灌顶,即身成佛,最为人所欣慕。殊不知才云直指,早曲了矣;性且不有,怎样可见?何况六大本空,身不可得,说什么即不即;五智非有,佛不可得,说什么成不成?」

太虚大师对藏密经典的破斥

太虚大师在《梵网经与千钵经抉隐》中如是评判:

「密宗的经,所说大都甚奇诞,益后出的益怪特!如去年在北平、班禅所传的时轮金刚法,虽亦说源出释尊,然与释尊当时在印度之说法无关,乃由另一神秘的香拔拉国中相承而来,故亦非日密传说之南天铁塔系所能范围。且西藏谓各经咒各有从释尊以来传承之上师,则南天铁塔或亦不过大日经之龙智、善无畏系一流的传统,甚或竟同禅宗灵山拈花、多子塔传法之取重当世信仰的一种传说,并无何正确的经典根据。」

故太虚大师又言:「殊不知密教乃佛所说之魔受化经──即大毘卢遮那成佛经、及金刚顶经等……。盖密之所依即为天魔鬼神──若执金刚、欢喜天及罗刹、夜叉、牛鬼蛇神──而佛转化天魔鬼神以成为佛之。」

太虚大师言:「欲界特盛之贪莫过淫慾,最重之恶莫过忿杀,──欲界魔所恃以害修行人的极凶工具亦莫过淫杀,而无上密宗即以淫杀为大修行法,则魔失其恃而即魔成佛矣。最狠毒之鬼亦成近卫,最污秽之物亦成上供,可谓极乎烦恼即菩提之能事;然亦实现此无法非大总持之功用耳。若知佛是乾屎橛,道在屎溺,则更何足怪哉!」

  评论这张
 
阅读(163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