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藏密真相

藏密喇嘛的无上瑜伽修行,就是修男女双身法!因此说藏密喇嘛教并非佛教!

 
 
 

日志

 
 

佛法爱情故事:我可以为你挡死(耶输陀罗与 佛陀共患难因缘)  

2012-10-10 23:47:49|  分类: 佛典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本文摘录自http://www.wretch.cc/blog/shamus0408/34687770之片段,该博主葛格是直心修行的佛弟子,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他的博客!

行菩萨道的佛弟子,为救众生可以不惜身命,能行种种广大平等布施。如下参考:

释迦牟尼佛往世割肉饲鹰 - 菩萨广大第一最胜施

佛法爱情故事:我可以为你挡死(耶输陀罗与 佛陀共患难因缘)

有一首歌叫做:「我可以为你挡死。」(潘美辰唱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uC646NAH-o&feature=related
相信很多夫妻恩爱情深,都是可以为彼此牺牲性命的你挡死(耶输陀罗与 佛陀共患难因缘)

葛格我为大家带来了一篇「佛法爱情故事」,内容是提到佛陀出家前的妻子─耶输陀罗她过去生与 世尊共患难的故事。
出自《佛本行集经》,葛格我用白话说明,经文在最后面,请接着看下去。

我们都知道 佛陀(悉达多太子)在出家后、成佛前有修了六年的苦行,
经文中提到,太子的王妃耶输陀罗,听到使者说太子正在修苦行,乃至一天只有吃一粒青豆。
耶输陀罗知道了这件事情,于是心裡面就开始想说:「我今天这样安然受乐实在不对,为什么呢?因为我的丈夫正在修苦行,我应该跟着修这样的童贞修行还有苦行。」

耶输陀罗这么想之后,就脱掉自己身上的装饰品璎珞、金银琉璃、真珠摩尼...等各种珍宝,还有各种花鬘等装饰品,全部都丢掉,只穿着白衣,和留着一个髮髻。睡觉的地方就打地铺随便乱铺,吃的饮食都非常难吃粗恶,只要能活命就好!
世间人所作的苦行,恐怕都无法达到王妃那样的等级。
后来,世尊早已经成佛了。
有一次尊者优陀夷来问 佛陀说:「真是稀有啊!世尊!耶输陀罗既然见到 世尊您在山林中苦行的时候,
为什么能够跟随着世尊而在家修苦行,并且那样的苦行是其他世间的人无法达到的呢?」
佛陀告诉优陀夷说:「优陀夷!耶输陀罗这位释迦族的女子,不只在今生因为我修大苦行而跟着我一起修苦行。
在过去世,当我遇到痛苦厄难时,她也随着我进入大苦难中。」
这时优陀夷就请问 世尊:「是怎么样的事情呢?愿 世尊您为我们解说。」
这时 佛陀就告诉优陀夷说:「我回忆起过往昔日,在过去久远时劫的某一段时间裡,有一个清淨安静适合修行的处所,那个地方的山林溪壑之中,有一隻鹿王,他领导的一群鹿,吃草而过活。
后来有一个猎人,他在某个地方设下了陷阱和罗网,诱捕到了那隻鹿王,那个时候其他的群鹿们,纷纷都各自逃走了。
当时只有一隻母鹿没有离开,她看见鹿王被抓到无法挣脱的时候,
(当时的鹿都会讲人话)
这时这隻母鹿,就用偈去跟鹿王说:
「鹿王您要努力,奋力用足和头,
  设此罗网之人,现在还没到此。」
这时鹿王也用偈回答母鹿说:
「我现在虽然用力,仍然不能脱离此,
  猎人用皮做成绳,我越挣脱越束缚。
  这么美妙的山林,有美妙甘泉水草,
  希望我们未来世,永不受到此灾祸。」
佛陀接着用偈说着这个故事:
「这时的两隻鹿儿阿,感到恐怖并流泪, 
  因凶恶的猎人来了,拿着刀杖的缘故。 」
这时鹿王遥远的看件猎人拿着刀杖而来,就用偈跟母鹿说:
「这位猎人快要来了,身体乌黑穿着鹿衣,
  今天必会剥我的皮,把我支解开而带走。」
这时母鹿看着猎人来,就用偈跟猎人说:
「善良的猎人阿!今天可以做草铺了,
  请您先剥开我的皮肉,然后才杀鹿王。」
这时候猎人问了母鹿说:「这位鹿王,跟您是什么关係?」
这时母鹿回答猎人说:「他是我的丈夫,我们深爱敬着彼此,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我心裡面想:『愿不要与我爱的丈夫分离。』
所以请您一定要先杀了我,然后才杀鹿王。」
这时猎人心裡面想:「这是很好的仁妇,真是太稀有了!这鹿竟然能做出这么情义深重的大事。」
所以猎人对母鹿生大欢喜,就用偈颂回答母鹿说:
「我从小到大从未听闻过,也未曾看过野兽会说人话,
  这件事情真是稀有难得,我又怎么忍心伤害您们呢。
  我今天不但不会杀了你,我还会放了你的丈夫回去,
  这样两位的生命都活着,愿您们贤伉俪常相伴相随。」
这时猎人就放了鹿王,母鹿看见鹿王被释放了,心大欢喜,忍不住了跳来跳去。
于是母鹿又用偈回答猎人说:
「如此善良慈悲的大猎人阿,鹿王的亲人们见了一定很欢喜!
  如我看见了丈夫脱离危难,他们一定跟我一样也欢喜踊跃。」
佛陀说完了这个故事于是告诉优陀夷:
「你们要知道:当时的鹿王就是我,而母鹿就是耶输陀罗。耶输陀罗在当时就跟随着我受大苦难,
更何况今日,也能跟随着我一起修大苦行,世间的人都无法这样像她一样。」

《佛本行集经》卷50〈53 尸弃佛本生地品〉:「当于尔时,耶输陀罗释种之女,闻诸使人论说童子在苦行处,行其苦行,所居行住,随宜安止,乃至日食一青豆等。闻是事已,便即思惟:「我于今者,安然受乐,实非善也。何以故?我夫今者既在苦行,我亦应当顺童子法行其苦行。」时耶输陀罗作是念已,即脱璎珞、金银[*]琉璃、真珠摩尼,种种诸宝,涂香末香诸花鬘等,皆悉弃捨,着纯白衣,唯留一髻,卧凡恶铺,所食麤涩,纔可活命,世人苦行,莫能及者。
尔时,世尊得菩提已,时优陀夷而白佛言:「希有世尊!耶输陀罗既见世尊在于山林行苦行时,云何善能随顺世尊而行苦行,诸馀世人,莫能及者?」佛告优陀夷言:「优陀夷!耶输陀罗释种之女,非但今世我在山林行大苦行能随顺我行于苦行,过去之世,我在厄难,亦能随我入大苦难。」
时,优陀夷白佛言:「世尊!其事云何?愿为解说。」
佛告优陀夷:「我念往昔,过久远时,有一闲静阿兰若处,其处山林嵠壑之内,有一鹿王,领诸群鹿,食草而活。次第游行于彼之时,有一猎师,张设木弶,羂彼鹿王。尔时群鹿,各各走散。当于尔时,有一母鹿,见彼鹿王为弶所羂即住不走。尔时诸鹿多解人语,而彼鹿母,即便说偈告鹿王言:
「『鹿王当努力,  奋迅足与头,
 张设弶羂人,  今犹未来此。』
「尔时,鹿王即以偈句报母鹿言:
「『我今虽用力,  不能拔此弶,
 以皮作羂绳,  缚束转复急。
 微妙诸山林,  甘泉水草美,
 愿令未来世,  永莫受此殃。』
「而有偈说:
「『是时彼二鹿,  恐怖泪交流,
 以恶猎师来,  执持刀仗故。』」(CBETA, T03, no. 190, p. 887, b15-c20)《佛本行集经》卷51〈53 尸弃佛本生地品〉:

「「尔时,鹿王遥见猎师执杖而来,即便以偈告牝鹿言:
「『此是猎师将来至,  身体乌黑着鹿衣,
 今来必剥我皮肤,  斩截[1]支节而将去。』
「尔时,牝鹿遥迎猎者,渐至其前,而说偈言:
「『善哉汝猎师,  今可敷草铺,
 先破我皮肉,  尔乃杀鹿王。』
「尔时,猎师问于牝鹿作如是言:『今此鹿王,与汝何亲?』是时牝鹿报猎师言:『此是我夫,甚相爱敬,以是因缘,作如是念:「愿不与彼爱别分离。」以是义故,必先杀我,后及鹿王。』尔时,猎师作如是念:『此是仁妇,希有希有!是鹿能作如是大事。』时彼猎师,于其牝鹿,生大欢喜,即以偈颂,报牝鹿言:
「『我自生小未曾闻,  见有诸兽解人语,
 此事世间甚希有,  我意何忍起害心。
 今既不杀于汝身,  亦复并放尔夫去,
 如是全活尔身命,  愿汝夫妇恒相随。』
「尔时,猎师诣彼[2]弶所解放鹿王。尔时牝鹿见王免缚,心大欢喜,遍体踊跃,不能自胜。复以偈句,白猎师言:
「『善哉如是大猎师,  诸亲见者皆欢喜,
 如我得见夫免脱,  欢喜踊跃亦复然。』」
佛告优陀夷:「汝今当知!彼鹿王者,岂异人乎?即我身是;时牝鹿者,耶输陀罗即其是也。耶输陀罗于彼之时,尚随顺我受大苦厄,况于今日,能随顺我,行大苦行,于诸世人莫能行事而能行也。」」(CBETA, T03, no. 190, p. 887, c27-p. 888, a25)

  评论这张
 
阅读(14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